快捷搜索:  as  傲骨之战  姐姐的  李采潭  美食美客  医生开讲  test  非常完美

音乐圈鄙视链存在 唱作人如何自处

扫描二维码关注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有惊喜哦

市面上火的都是流行音乐,但是参加比赛,我们流行音乐一个都没赢。

blob.png


《我是唱作人》海报;图片来源:我是唱作人微博


  近期,《我是唱作人》下半场展开了新一轮的厮杀,这部带着原创标签、充满“火药味”的综艺自开播之日就备受关注。上半场比赛中,遗憾淘汰的王源曾在节目中表示,市面上火的都是流行音乐,但是参加比赛,流行音乐很少能够胜出,一句话引发了节目内外关于音乐圈是否存在鄙视链这个问题的讨论。音乐圈到底有没有鄙视链,鄙视链的存在是否合理?


  “市面上火的都是流行音乐,但是参加比赛,我们流行音乐一个都没赢”。

blob.png


  近日热播的原创音乐竞演综艺《我是唱作人》中,参赛选手王源接受采访时说的一句话,引发了节目内外关于音乐圈是否存在鄙视链这个问题的讨论。在几位参赛选手中,号称“QQ音乐三巨头”的汪苏泷,以《我们不一样》红遍快手抖音的高进,加上出身于养成系男团的王源和出身于选秀女团的陈意涵,无疑是“鄙视链”中处于弱势地位的歌手。而在Hip-Hop圈有OG头衔的热狗,坚持做独立音乐的梁博以及尝试实验性音乐的曾轶可,则因为作品“高级”占据着鄙视链的上游地位。


  为什么要选择这些风格迥异,在音乐圈中占据不同位置的歌手来同台竞演呢?对此,节目总导演车澈表示,《我是唱作人》这个节目不仅想向观众展示歌手的原创才能,更是要展现当下音乐的生态环境,并将这个环境开放给大众去讨论。


  那么问题就来了,音乐圈到底有没有鄙视链,鄙视链的存在是否合理?答案是肯定的,而且存在也具有一定合理性。


  作品本身价值量是导致音乐圈鄙视链的客观原因


  音乐圈鄙视链的合理性符合一个简单的经济学原理,即价值量与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成正比。上世纪70年代,由于唱片技术与传播技术的大幅提升,流行艺术(popular culture)在欧洲兴起,并在美洲大获成功之后迅速席卷全球,奥斯卡获奖传记电影《波西米亚狂想曲》中描写的皇后乐队,就是这个时代标志性的流行音乐代表。


  然而,早在流行音乐风靡全球之前,法兰克福学派的核心人物西奥多·阿多诺(Theodor·Adorno)就提到,属于艺术工匠的舞台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流程化、机器化的工业生产模式。这种工业生产来自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体系,生产周期短,所需劳动力数量多,依赖于现代技术与机器,可复制性强,同时,价值低。

blob.png


  奥地利著名作曲家古斯塔夫·马勒的作品享有极高的艺术评价,这不仅因为它的音乐创作水平高超,更是因为作品内蕴含深刻的哲学思想,已经成为人类历史上的艺术瑰宝。马勒第三交响曲全曲有6个乐章,仅第一乐章时长就长达30多分钟,而整部作品也花费了马勒两年以上的时间与精力,并最终由他本人指挥乐队于克列菲尔德进行首演。这就是古典音乐创作中艺术家个人思想与才能极致发挥的代表,蕴含着浓烈的人文精神与工匠情怀。


blob.png


  而在一首流行音乐的创作中,作曲的负责作曲,编曲的负责编曲,而即便是现场乐队伴奏也会伴随着现场后期团队,在用技术手段呈现现代化作品的同时,降低了音乐的“手工”含量。


  《我是唱作人》节目播出的过程中,就发生了“王源吉他弦断了重新买一把”事件,起因是王源在节目中想要换掉一把断了弦的吉他,这一看似不符合基本乐器维护常理的做法引发了网友对其“根本不会弹吉他”、“现场假弹”的猜测。


  对此,节目音乐总监替发微博解释王源只是负责整首曲子中吉他部分的一个声部,而这个声部的声量由现场后期控制,与现场其他电声乐队进行完美配合才能最后完成一部作品。而在王源进行歌曲创作的时候,音乐总监也提到完全尊重王源自己在乐曲旋律上的创作,并给予编曲上的“建议”与“帮助”。由此可见,即便是在《我是唱作人》这样强调原创性的竞演节目中,作曲、编曲、配器与现场演绎的分工也是默认的合理创作方式。


blob.png


现代音乐工作室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